點評
  “為帥哥交警求情” 折射不良社會心態
  面對公職人員角色越位和權力失範,一些網友不去關註事件的是非曲直,卻將註意力停留在“帥哥交警”的外貌之上;這樣的善惡不分,讓不少人覺得這是扭曲的是非觀和價值觀的產物。然而,如果我們從社會心態的角度出發,就會發現“為帥哥交警求情”只不過是娛樂解構的產物,是一種調侃和惡搞,而不是一種真正意義上的利益表達,無需過度擔憂。
  美國學者尼爾·波茲曼在《娛樂至死》一書中指出,在大眾傳媒時代,教育、文化以及其他公共事務領域,都不可避免地被自媒體的表達方式重新定義;許多公眾話題都日漸以娛樂的方式出現,即使是嚴肅的話題也難免會遭受娛樂化的解構。文明執法事關公眾福祉,可是,在一些人看來,一旦當事人是“帥哥”,這種情節輕微的偏差行為便可以被忽視、被原諒。
  然而,“帥哥”是先天賦予的,“交警”卻是後天獲取的社會角色,必須遵循相應的角色規範。一旦角色越位,“帥哥交警”可以憑藉外貌突出輿論的重圍,那些長相普通的交警又該何去何從?“以貌取人”和娛樂解構一旦失去了底線,自然會對社會成員進行三六九等的人格劃分,從而造成社會排斥,損傷公平正義。
  “為帥哥交警求情”猶如一面鏡子,折射出當前的一些不良社會心態。一旦娛樂解構逾越了邊界,必然會對公共生活造成衝擊。更讓人擔心的是,如果我們不能在失範和非失範之間建立有效的隔離帶,底線失守很難說不是一種必然。·楊朝清·編輯:楊日  (原標題:“為帥哥交警求情”折射不良社會心態)
創作者介紹

油麻地旅遊

mgeouqmjvhqb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